县委 县人大 县政府 县政协 联系我们 | 站务公告 | 进入旧站
民族风情
首页 > 景东动态 > 民族风情 > 正文

第一次听说,景东有这样一个神秘民族古部落
2018-10-16 10:46:15   来源:蓝盾在线_阳光诚信在线_Www.Cx189.Net【景东彝族自治县教育局】   作者:   评论:0   点击:

凤冠山石板民居文化主题景观古茶树这次我们的景东茶文化考察之旅的最大发现是,找到了临沧俐侎人茶文化的根一一景东景福乡岔河村大园子组。

第一次听说,景东有这样一个神秘民族古部落。
凤冠山石板民居文化主题景观

 

第一次听说,景东有这样一个神秘民族古部落。
古茶树

 

这次我们的景东茶文化考察之旅的最大发现是,找到了临沧俐侎人茶文化的根一一景东景福乡岔河村大园子组。据资料显示,永德的俐侎

人其先祖三四百年前生活在景东大园子一带,因起义失败逃到永德。临沧的俐侎人为不忘其原籍,常讲本支系是由“阿固密迪”(景东)和“阿固米巴木”(景东大园子地)来的,并自称“阿固泼”(景东的俐侎人)。而凤冠山恰恰有个叫大园子的美丽山村。我们在大园子、凤冠、小龙树等地看到的许多大茶树可能就是其先祖所种,因为当地的汉人、彝族都说是侎俐人留下的,而种茶人不知迁到哪里去了……

——题记

 

“我们这里侎俐人最早种茶,后来侎俐人搬走了,汉人刘家才迁来并扩大种植规模,将加工好的茶叶用骡马运输,沿“澜沧江东岸茶马古道”一路北上西进,经景福、林街、保甸、安召、南涧公郎、碧溪、巍山县城驮到大理去卖。当地老人讲,从凤冠山走马帮四天时间就可到大理。凤冠山上有许多小土包,其上堆满石头,不知道是什么民族遗留下来的坟墓,我估计就是神秘失踪,不知迁往何方的侎俐人留下来的。”凤冠山古茶山核心区大园子村民杨玉学说。

 

“侎俐人?”我听了非常兴奋,因为侎俐人是彝族的一个支系,在临沧永德被称为俐侎人,以每年春天的澡塘会闻名于世。最近几年临沧市大力挖掘与打造俐侎人的茶文化。据报道,俐侎人是云南最早种茶的民族之一,茶在他们的生活中占有着重要的位置,形成了一系列民风茶俗,最终孕育了俐侎人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茶文化,“竹筒雷响茶”、婚礼三道茶、祭拜茶祖就是其茶文化的代表。想不到,景东也有侎俐人,凤冠山大园子的最老的古茶树竟然是这个神秘的黑衣部落遗留下来的。

 

于是,茶马史诗编辑部对景东凤冠山的侎俐茶文化进行了深入的梳理,提出了景东凤冠山是临沧俐侎茶文化的历史起源之观点,并将之与金庸笔下的神仙姐姐联系起来,提炼出了“侎俐公主”与神仙姐姐这一茶文化主题。

 

第一次听说,景东有这样一个神秘民族古部落。
神秘黑衣部落——侎俐人

 

第一次听说,景东有这样一个神秘民族古部落。
侎俐人祭拜茶树

 

景东大园子:俐侎人四百年前逃亡的地方

 

我们的考证先从临沧的俐侎人说起。

 

在云南临沧大山深处居住着一支神秘的民族——彝族俐侎人。俐侎人属彝族的一个支系,有俐侎语,无文字。整个族群只有26000多人,聚居在临沧市永德、凤庆、云县境内,是云南省独有的一个族群。长期居住在高山的俐侎人,性格温婉含蓄,造就了其独具魅力的特色,他们至今仍然保留古老的生产生活方式,传承着保存完整的俐侎人种茶、饮茶、制茶以及歌舞、祭祀、服装、饮食等传统民风、民俗。

在当地,流传着诸多关于俐侎人祖先的传说,相传当地的俐侎人最早是从景东、镇沅等地逃难来的,并非是当地的土著居民,此外还有一些是关于俐侎人与茶的传说。

 

据传,永德县的俐侎人来源于普洱市景东县一带,先祖是景东一奴隶主的奴隶,因不堪奴隶主的残酷压榨,被迫反抗起义,失败后集体逃亡到临沧市永德县乌木龙一带山箐中,其部落的中心为现在的翁思洼村,在那里繁衍发展,人口逐渐增多,如今,已遍及永德的乌木龙、亚练等乡及周围凤庆、云县的部分乡村。为不忘其原籍,常讲本支系是由“阿固密迪”(景东)和“阿固米巴木”(景东大园子地)来的,并自称“阿固泼”(景东的俐侎人)。人死后“朵巫”为亡人超度的《指路经》词语中,必须提及翁思洼、景东两个地名,意思是指导亡人的灵魂回到祖宗住地去。

 

临沧俐侎人自称祖先来自景东大园子,而凤冠山恰恰有个叫大园子的美丽山村,我们认为这很可能不是巧合,因为这个现实中的大园子也流传有侎俐人种茶的说法,以及遗留下来随处可见的侎俐坟。

 

俐侎人迁居到临沧,是一个漫长而艰辛的逃亡过程。几百年前,身为奴仆的俐侎人祖先在为主人放羊时酿下大祸,被迫起义失败后,只能一路仓皇出逃,身后是穷追不舍的追兵。为了逃避追杀,俐侎人身穿黑衣,借助夜幕的掩护成功逃离,因而黑色也就成为了他们最崇尚的颜色。俐侎人在男女服饰的颜色上都以黑色为主,因而被称为是“大地上行走的黑色灵魂”和“黑衣部落”。

 

直到现在,俐侎妇女仍然保留着染布、织布、剪裁、刺绣、缝制的传统,一家人的衣服、头巾、围腰、背包等,都是手工制作。俐侎妇女过去曾以大麻、棉花、羊毛等为纺织原料,现在则到集市上买现成的棉线,以自制的传统木织布机纺织成布料,然后进行靛染着色。

 

第一次听说,景东有这样一个神秘民族古部落。
凤冠山茶树

 

第一次听说,景东有这样一个神秘民族古部落。
古茶

 

侎俐人是濮人后裔:破解彝族大头人奴隶之谜

 

侎俐人是彝族的一个支系,在部分地方的史志资料中,俐侎人有着“腊米”、“六米”、“利米”、“列米”、“侎俐”或“小列密”等多种称谓。其在临沧被称为俐侎人,而在普洱市等地则被叫为侎俐人。

 

在典籍《皇清职贡图》中对之进行了扼要的介绍:“利米蛮,状貌黝黑,颇类蒲蛮,宋以前不通中国,元泰定间始内附,聚处顺宁山箐中。男子戴竹丝帽,着麻布短衣,腰系绣囊,善用弩,每射生得之,即啖……性愚朴,不娴跪拜礼。妇女青布裹头,短衣跣足,时出樵采负薪而归。刀耕火种,土宜荞稗。”

 

《云南通志》中的“南蛮志·种人·利米”中也提到:“顺宁有之,男子好衣皂,面黄黑,善弩猎,每射雀,得之即为生噉。女子分辫赤足,出外常披花布以蔽其身。”

 

《皇清职贡图》和《云南通志》成书都在清代,当时侎俐人已从景东、镇沅一带逃到临沧生存了一两百年,因此这两部典籍就将侎俐人的居住范围归在顺宁府(临沧许多地方在清代属于顺宁府管)。

 

我比较感兴趣的是“利米蛮,状貌黝黑,颇类蒲蛮”这句话,其或许隐藏着侎俐人为最早的栽培与利用茶树的民族之一的历史密码。蒲蛮就是现在的布朗族,是濮人的后裔。侎俐人“颇类蒲蛮”,却被归为彝族,据我推测,很可能侎俐人的祖先是濮人,后来被南迁来彝族征服与同化,成为彝族中的一个处于底层的奴隶部落,这也是临沧俐侎人传说其先祖是景东彝族大头人的奴隶之原因。

 

在民族史界,彝族的族源有两种观点,一种是外来说,即从西北迁来云南的氐羌人,另一种认为其是云南的土著民族。我的推测是,彝族是一个非常庞杂的体系,其是南下的氐羌人跟云南的土著民族混血的产物。

 

彝族有六祖分支的传说,相传在春秋战国彝族人文始祖阿普笃慕生活在昭通、会泽一带,其生有六个儿子,每个儿子领有一块地方,并向不同方向扩张势力范围。其中大儿子武侯慕雅切(武祖)向滇西、滇中扩张,经东川、寻甸,向滇西南和滇西洱海地区发展,逐步形成以巍山、南涧、景东、景谷、云县、凤庆、永平、漾濞、弥渡、昌宁、双江等西部方言区为主的彝族聚居地。滇中一支逐步形成以“罗罗”、“里泼”自称的中部方言区彝族,分布在云南楚雄大姚、禄丰、牟定、南华、双柏、姚安、永仁、元谋,大理弥渡,普洱景谷、镇沅等地。

 

武祖后裔彝族中自称“腊罗拔”、“弥撒拔”的一支,以虎为原生图腾,有“土家”、“土族”、“香堂”、“蒙化人”等他称,一度“在南方筑城”,唐宋时期雄霸云南,创建南诏国,传十三代王,版图囊括今云南全境及四川、贵州、广西、西藏和缅甸、越南等部分地区。

 

景东彝族即为武祖后裔,其是从滇东北迁过来的,很可能景东的一些濮人部落被其征服与同化,演变成彝族的侎俐支系。

 

“在景东澜沧江沿岸发现多处新石器时代的遗迹,有力的证明这里是古人类生活、进化的地区,从而演化成土著民族。无量山、哀牢山是世界茶树的起源中心,也是云南茶文化的起源之地,古濮人就在景东境内栽培与利用茶树。濮人是布朗族、佤族、德昂族的祖先。在历史上,景东境内分布有大量的布朗族,后来这些布朗族大部分南迁,现在在澜沧江边还保留很少的布朗族人口。”普洱市天下普洱茶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包忠华说。据其估计,景东现存的许多近千年的大茶树,就是布朗人与其近亲侎俐人及彝族人栽种的。


第一次听说,景东有这样一个神秘民族古部落。
凤冠山石板民居文化主题景观

 

第一次听说,景东有这样一个神秘民族古部落。
古茶树

这次我们的景东茶文化考察之旅的最大发现是,找到了临沧俐侎人茶文化的根一一景东景福乡岔河村大园子组。据资料显示,永德的俐侎

人其先祖三四百年前生活在景东大园子一带,因起义失败逃到永德。临沧的俐侎人为不忘其原籍,常讲本支系是由“阿固密迪”(景东)和“阿固米巴木”(景东大园子地)来的,并自称“阿固泼”(景东的俐侎人)。而凤冠山恰恰有个叫大园子的美丽山村。我们在大园子、凤冠、小龙树等地看到的许多大茶树可能就是其先祖所种,因为当地的汉人、彝族都说是侎俐人留下的,而种茶人不知迁到哪里去了……

——题记

 

“我们这里侎俐人最早种茶,后来侎俐人搬走了,汉人刘家才迁来并扩大种植规模,将加工好的茶叶用骡马运输,沿“澜沧江东岸茶马古道”一路北上西进,经景福、林街、保甸、安召、南涧公郎、碧溪、巍山县城驮到大理去卖。当地老人讲,从凤冠山走马帮四天时间就可到大理。凤冠山上有许多小土包,其上堆满石头,不知道是什么民族遗留下来的坟墓,我估计就是神秘失踪,不知迁往何方的侎俐人留下来的。”凤冠山古茶山核心区大园子村民杨玉学说。

“侎俐人?”我听了非常兴奋,因为侎俐人是彝族的一个支系,在临沧永德被称为俐侎人,以每年春天的澡塘会闻名于世。最近几年临沧市大力挖掘与打造俐侎人的茶文化。据报道,俐侎人是云南最早种茶的民族之一,茶在他们的生活中占有着重要的位置,形成了一系列民风茶俗,最终孕育了俐侎人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茶文化,“竹筒雷响茶”、婚礼三道茶、祭拜茶祖就是其茶文化的代表。想不到,景东也有侎俐人,凤冠山大园子的最老的古茶树竟然是这个神秘的黑衣部落遗留下来的。

于是,茶马史诗编辑部对景东凤冠山的侎俐茶文化进行了深入的梳理,提出了景东凤冠山是临沧俐侎茶文化的历史起源之观点,并将之与金庸笔下的神仙姐姐联系起来,提炼出了“侎俐公主”与神仙姐姐这一茶文化主题。

 

第一次听说,景东有这样一个神秘民族古部落。
神秘黑衣部落——侎俐人

 

第一次听说,景东有这样一个神秘民族古部落。
侎俐人祭拜茶树

景东大园子:俐侎人四百年前逃亡的地方

我们的考证先从临沧的俐侎人说起。

在云南临沧大山深处居住着一支神秘的民族——彝族俐侎人。俐侎人属彝族的一个支系,有俐侎语,无文字。整个族群只有26000多人,聚居在临沧市永德、凤庆、云县境内,是云南省独有的一个族群。长期居住在高山的俐侎人,性格温婉含蓄,造就了其独具魅力的特色,他们至今仍然保留古老的生产生活方式,传承着保存完整的俐侎人种茶、饮茶、制茶以及歌舞、祭祀、服装、饮食等传统民风、民俗。

在当地,流传着诸多关于俐侎人祖先的传说,相传当地的俐侎人最早是从景东、镇沅等地逃难来的,并非是当地的土著居民,此外还有一些是关于俐侎人与茶的传说。

据传,永德县的俐侎人来源于普洱市景东县一带,先祖是景东一奴隶主的奴隶,因不堪奴隶主的残酷压榨,被迫反抗起义,失败后集体逃亡到临沧市永德县乌木龙一带山箐中,其部落的中心为现在的翁思洼村,在那里繁衍发展,人口逐渐增多,如今,已遍及永德的乌木龙、亚练等乡及周围凤庆、云县的部分乡村。为不忘其原籍,常讲本支系是由“阿固密迪”(景东)和“阿固米巴木”(景东大园子地)来的,并自称“阿固泼”(景东的俐侎人)。人死后“朵巫”为亡人超度的《指路经》词语中,必须提及翁思洼、景东两个地名,意思是指导亡人的灵魂回到祖宗住地去。

临沧俐侎人自称祖先来自景东大园子,而凤冠山恰恰有个叫大园子的美丽山村,我们认为这很可能不是巧合,因为这个现实中的大园子也流传有侎俐人种茶的说法,以及遗留下来随处可见的侎俐坟。

俐侎人迁居到临沧,是一个漫长而艰辛的逃亡过程。几百年前,身为奴仆的俐侎人祖先在为主人放羊时酿下大祸,被迫起义失败后,只能一路仓皇出逃,身后是穷追不舍的追兵。为了逃避追杀,俐侎人身穿黑衣,借助夜幕的掩护成功逃离,因而黑色也就成为了他们最崇尚的颜色。俐侎人在男女服饰的颜色上都以黑色为主,因而被称为是“大地上行走的黑色灵魂”和“黑衣部落”。

直到现在,俐侎妇女仍然保留着染布、织布、剪裁、刺绣、缝制的传统,一家人的衣服、头巾、围腰、背包等,都是手工制作。俐侎妇女过去曾以大麻、棉花、羊毛等为纺织原料,现在则到集市上买现成的棉线,以自制的传统木织布机纺织成布料,然后进行靛染着色。

 

第一次听说,景东有这样一个神秘民族古部落。
凤冠山茶树

 

第一次听说,景东有这样一个神秘民族古部落。
古茶

 

侎俐人是濮人后裔:破解彝族大头人奴隶之谜

 

侎俐人是彝族的一个支系,在部分地方的史志资料中,俐侎人有着“腊米”、“六米”、“利米”、“列米”、“侎俐”或“小列密”等多种称谓。其在临沧被称为俐侎人,而在普洱市等地则被叫为侎俐人。

 

在典籍《皇清职贡图》中对之进行了扼要的介绍:“利米蛮,状貌黝黑,颇类蒲蛮,宋以前不通中国,元泰定间始内附,聚处顺宁山箐中。男子戴竹丝帽,着麻布短衣,腰系绣囊,善用弩,每射生得之,即啖……性愚朴,不娴跪拜礼。妇女青布裹头,短衣跣足,时出樵采负薪而归。刀耕火种,土宜荞稗。”

 

《云南通志》中的“南蛮志·种人·利米”中也提到:“顺宁有之,男子好衣皂,面黄黑,善弩猎,每射雀,得之即为生噉。女子分辫赤足,出外常披花布以蔽其身。”

 

《皇清职贡图》和《云南通志》成书都在清代,当时侎俐人已从景东、镇沅一带逃到临沧生存了一两百年,因此这两部典籍就将侎俐人的居住范围归在顺宁府(临沧许多地方在清代属于顺宁府管)。

 

我比较感兴趣的是“利米蛮,状貌黝黑,颇类蒲蛮”这句话,其或许隐藏着侎俐人为最早的栽培与利用茶树的民族之一的历史密码。蒲蛮就是现在的布朗族,是濮人的后裔。侎俐人“颇类蒲蛮”,却被归为彝族,据我推测,很可能侎俐人的祖先是濮人,后来被南迁来彝族征服与同化,成为彝族中的一个处于底层的奴隶部落,这也是临沧俐侎人传说其先祖是景东彝族大头人的奴隶之原因。

 

在民族史界,彝族的族源有两种观点,一种是外来说,即从西北迁来云南的氐羌人,另一种认为其是云南的土著民族。我的推测是,彝族是一个非常庞杂的体系,其是南下的氐羌人跟云南的土著民族混血的产物。

 

彝族有六祖分支的传说,相传在春秋战国彝族人文始祖阿普笃慕生活在昭通、会泽一带,其生有六个儿子,每个儿子领有一块地方,并向不同方向扩张势力范围。其中大儿子武侯慕雅切(武祖)向滇西、滇中扩张,经东川、寻甸,向滇西南和滇西洱海地区发展,逐步形成以巍山、南涧、景东、景谷、云县、凤庆、永平、漾濞、弥渡、昌宁、双江等西部方言区为主的彝族聚居地。滇中一支逐步形成以“罗罗”、“里泼”自称的中部方言区彝族,分布在云南楚雄大姚、禄丰、牟定、南华、双柏、姚安、永仁、元谋,大理弥渡,普洱景谷、镇沅等地。

 

武祖后裔彝族中自称“腊罗拔”、“弥撒拔”的一支,以虎为原生图腾,有“土家”、“土族”、“香堂”、“蒙化人”等他称,一度“在南方筑城”,唐宋时期雄霸云南,创建南诏国,传十三代王,版图囊括今云南全境及四川、贵州、广西、西藏和缅甸、越南等部分地区。

 

景东彝族即为武祖后裔,其是从滇东北迁过来的,很可能景东的一些濮人部落被其征服与同化,演变成彝族的侎俐支系。

 

“在景东澜沧江沿岸发现多处新石器时代的遗迹,有力的证明这里是古人类生活、进化的地区,从而演化成土著民族。无量山、哀牢山是世界茶树的起源中心,也是云南茶文化的起源之地,古濮人就在景东境内栽培与利用茶树。濮人是布朗族、佤族、德昂族的祖先。在历史上,景东境内分布有大量的布朗族,后来这些布朗族大部分南迁,现在在澜沧江边还保留很少的布朗族人口。”普洱市天下普洱茶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包忠华说。据其估计,景东现存的许多近千年的大茶树,就是布朗人与其近亲侎俐人及彝族人栽种的。


相关热词搜索:景东 民族 第一次

上一篇:带你看看景东的火把节!
下一篇:景东县彝族舞蹈《月亮闪闪》荣获彩云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