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 县人大 县政府 县政协 联系我们 | 站务公告 | 进入旧站
怀旧相片
首页 > 图看景东 > 怀旧相片 > > 正文

关于有人假冒教育部关工委名义主办飞天奖中国青少年艺术大赛的声明
2018-10-22 14:11:29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1、

风过澜沧江,情落糯扎渡。源远流长的澜沧江被拦腰劈断,筑起了一潭蓝天碧水。青山环绕,山水相连,从青藏高原流淌来的歌在糯扎渡放飞。

由于水的纵情,水的欢歌及其水的灵性。澜沧雅口乡也改名为澜沧糯扎渡镇。

2、

2015年的年末,一个国土整治的工程项目,把我带进澜沧糯扎渡镇,我拉来了两台老“铁牛”把一些歪歪斜斜斜的坡地改成了层层的梯田。

澜沧江的水绘画了糯扎渡的风光,车来车往的思澜公路,把糯扎渡人气冲得很望。我想:这里一定是个做生意的好地方。于是,我又在糯扎渡开了一个小小食馆,食馆由我老婆来经营。从那以后,我把家安进了糯扎渡,情也落在糯扎渡。

糯扎渡拥有多情的山水,多彩的人文。红红绿绿的多依果摆在路边摊点上,成了一道风景。舂多依,多依片,泡多依,这些酸中带甜的味道调剂着人们的生活。

一天,我家食馆,来了几位老师。不一会儿,一个姓陈的老师把我认了出来,她说,知道我,我会写文章,她在普洱文学QQ群知道我的名字,在一家文学杂志上读过我的文章,上面有还配着我的照片,此时我有点惊讶。

 从那以后,认识了陈老师,也让我认识了澜沧不少文友,接着还参加了澜沧作协的一些采风活动。糯扎渡,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加丰富多彩

3

来到糯扎渡不到半月,在一次朋友聚会的酒桌上,我遇到景东清凉的一位小老乡,他的名字叫罗剑。罗剑年龄不大,我们只好以叔侄相称。

罗剑是糯扎渡的姑爷,他来这里生活已经上了一个年头。他在梁子寨租了几十亩的土地,搞了一个水果种植基地,基地上养了不少鸡鸭,他把家都搬到这里了。

罗剑的基地离思澜公路不过5公里,我认识罗剑,就多了一个走亲串戚的地方。罗剑为人很好,人缘也很广,附近寨子的村民没有不认识他的。他的水果基地是由两个山包组成,地里种上了桔澄,是广西进来的品种。他的种植是否能成功,我一直为他担忧着,不过看罗剑他信心却很十足。他在地里套种上一些景东泡核桃,还有晚熟芒果,在苦樱桃树上嫁接上甜樱桃和车厘子。

罗剑家的房子建在果园的空地间,这里山高景美,如果你坐在他家中,斟上一盅酒,一杯茶,遥望远山,糯扎渡独特的风景会很快冲击你的视角,激发情思。在不同的季节,那怕一场雨,一阵风过后都会勾勒一副别具一格的山水画,让你一见倾心。蜿蜒曲折的澜沧江怀抱了青山,形成天水一色。午后时分,造型各异,千奇百怪晚霞会惊现天边,把糯扎渡的山,澜沧江的水映衬得如此多娇。

罗剑家有酒会时也会来电话把我叫上,我愿意参加。到他家我可以眺望糯扎渡的风光,并可以感受那浓浓的乡情。

 4、

在糯扎渡生活的那些日子,喜欢了解糯扎渡的村寨。在一次机会里,我知道桂花寨这个名字,同时也认识了桂花寨的罗组长。桂花寨是扁担村的一个小组,因寨子里有桂花树而得名为桂花寨。这里海拔1800米左右,最老的那条思澜公路就是从村脚里穿行而过。

那天,桂花寨罗组长请我到他家做客,这里山高坡陡,村落里道路狭窄不堪,不过寨子已出现了几幢钢筋水泥房,这是农村民房改造工程号角已经吹响。

桂花寨村落里奇形怪石触目皆是,寨子里的房子像安在石头上面似的,道路从石间穿行。桂花寨是布朗族、拉祜族、佤族等多个民族聚居地,这里的人很聪明,也很勤劳。他们从地里石缝间收割的苦荞米在酿造着一段段芳香日子。桂花寨也是多依的故乡,田间地头,村头村脚,多依树上披满了五颜六色果实,缀满了生活的希望。

来到罗组长家,罗组长告诉我,若在桂花开的季节,寨子的每个角落都有能闻到桂花的芳香。寨子还保留下来一颗上百年的桂花树,于是让一个小孩把我领到树下,让我一睹了百年桂花树的容颜。此时我还看到组上的会议室前,球场边,村民家门口,都种有桂花树。

桂花寨虽然漫山遍野是石头,但依然山清水秀。来到了组长家,罗组长烤了一盘猪肉,并且拿出了一大壶酒,称为“桂花酒”。“桂花酒”是桂花寨人用苦荞和玉米酿造的自烤酒,力度很大,不下于50度,我知道“桂花酒”在糯扎渡很有名气。罗组长倒满了一杯酒递给我,让我慢慢品尝。当我的酒杯里的酒刚下了一点线时,另外一个村民,又拿起了酒壶要给我“加滴滴”。“加滴滴”是这里的一种民族风俗习惯,给客人加酒意思,是热情好客的一种表现,也是对客人及朋友的一种尊敬。

那天,因为“加滴滴”,让我醉到在桂花寨,那晚我只好在桂花寨寄宿。

5

我家在糯扎渡镇开着的食馆,食馆的店名放着“景东”二字。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电话的那头说,他叫阿友,景东清凉人,认识我,叫我和家人有空到他家坐坐,他家住白木箐。

白木箐离糯扎渡镇28公里,位于澜沧江边,在糯扎渡电站大坝埂边上,我知道那里空气清新、风景秀丽,并且还盛产江鱼。在一天下午,我驾车来到阿友家,阿友热情接待了我。阿友搞着客运,家里经营着一铺子,还搞了一个芒果种植基地。我叫阿友带我去看一看他家芒果基地,基地在澜沧江边,面积不算很大,但芒果树都开着密密麻麻的花朵,在晚风吹拂下,飘来股股清香。阿友告诉我,三年前,他买了上百颗芒果树,进行了品种改良,嫁接上“景东晚熟芒果”枝条,去年开始挂果了,他留10公斤左右的芒果,成熟时吃起来味道还不错。阿友告诉我,他种植实验成功后,还要在这里搞了一个“景东晚熟芒果”种植合作社,因为这里水土很好,气温适合。

6

从芒果基地回到阿友家,天色已暗,他把我安排在江边一个宾馆住下。那晚没有电,江风拍打着窗子,我朝江面望去,隐隐约约的灯在风中移动,那是渔船在江面游荡场景。

第二天,我起得很早,东方刚发白,我就散步在澜沧江边,享受江风那份清爽。时隔不久,只见打渔的船都归来了。第一艘渔船靠岸是艘铁皮船,我迎了上去。鱼打得三百公斤左右,大鱼没有几条,只见一些小白脸鱼。两个小伙子见我的到来,感到很奇怪,不停在问我做什么的?我告诉他:来朋友家,顺便买点江鱼回去。小伙子告诉我他们是本地人,田地被征后就靠打渔为生。他们老板已经把打渔、加工、销售成了一条产业链。

我跟随小伙子拉鱼车来到老板家,家中早就等满了做工的妇女。鱼一下车后,一人一堆开始给鱼破腹 ,看上去动作都很利索。不一会儿功夫这些鱼就打理好放在称上等待老板娘亲自过目并付工钱。工钱一元钱一斤,我看最多的那位得了26元,这些妇女接过了工钱又往另一老板家奔去了。

此时两个打渔回来的小伙子,半闭眼睛,拖着疲惫身体往楼上休息去了。可老板娘仍然忙碌着清扫场地,接下来腌鱼、晒鱼还要等着她去做。

这天老板娘心情不是很好,我不敢多问,也不敢长时间呆在她家里。刚才看到她凶了她老倌样子,让我有点害怕,这都是停电惹的祸。白木箐虽然离糯扎渡电站最近,但停电成了这里家常便饭。这次停电已经第四天了,她骂她老倌:“什么时候了,还在抱着那个烟筒吸,迟早一天要被我砸掉,你磨蹭磨蹭一大早上了,还没有把电瓶拉出去充电,看你今晚根本不想出去打渔”。我知道电瓶是用来船上照明用的,停电确实给当地生产生活带来极大的影响。

我跟老板娘买了一百元的鱼,她把我清洗得干干净净并用塑料袋帮我装好。此时已经是上午9点,我要返回家了,澜沧江仿佛恢复了平静,打渔归来的人已早就进入了梦乡。

7

转眼间,一年的时间就要过去了,我们糯扎的生活也即将结束。因为我家食馆的租期春节过后就到期了,房东要把房子收回,所以我们决定今年春节不回家。

儿子大学寒假也回到我们身边,儿子说:爷爷、奶奶都去逝了,有爸爸、妈妈在地方就是家。老婆也同意了,她说春节外出旅游的人多,顺便可以多做点生意。我说:心安则是家呀,让我们一起在糯扎渡过个春节吧。

今天是除夕,正好也是我儿子的生日, 一大早我们就来到糯扎渡镇街上买点肉和菜还有包饺子的面粉。这天的街子比往常拥挤得多,过年了,大家都来买年货。糯扎渡这里的土鸡比较正宗,价格又不贵,只不过公鸡母鸡要搭配起卖,决不分开。老百姓在家早就把分拣好用绳子栓成一团团,拿竹杆挑起来在街来卖。街上各种民族小吃也摆上摊点,什么糍粑、水糖糕、等等应有尽有。一个大嫂的摊点在芭蕉叶上面摆着一样东西,像糍粑一样,黑乎乎、黏黏地一团东西吸引了我,我凑过去看看。大嫂叫我尝尝,在说话的瞬间,她用手揪了一小团往我嘴里一放。我有些尴尬,但我又不好意思把它吐出,我嚼了一下,有点糊香味、甜甜的,很可口。大嫂告诉我,是自己用水果甘蔗拿土办法榨制熬成的“糖稀”,不是过年你还吃不着呢。

除夕之夜,往日喧嚣的思澜公路也静了下来。食馆没有生意,只有我们一家三口,我们把饺子包好,所有的情和爱都包在里面,我们在过年,也在祝贺儿子生日。

 8

要离开糯扎渡了,心,总是依依不舍。我在留念那山、那水、那歌、还有那随风飘动的云,这一切都让我眷恋不止。我留恋糯扎渡的人,虽然他们用的是“倒装句”语言,但给我感觉的总是那样朴实与亲切。

在我离开糯扎渡前几一天,我邀请了几个朋友,摆了一桌酒席,把浓浓的情意及其糯扎渡的情感浓缩在酒中化作我永久记忆……


 

上一篇:舞动精彩,她们神采奕奕“嗨翻天”
下一篇:南洋河,因遗憾而显得如此美丽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