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 县人大 县政府 县政协 联系我们 | 站务公告 | 进入旧站
摄友新作
首页 > 图看景东 > 摄友新作 > > 正文

关于有人假冒教育部关工委名义主办飞天奖中国青少年艺术大赛的声明
2018-08-28 12:03:19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对于景东冬季的美,我或许是要作出一个这样的呼吁,或者这也多余。白鹭是不畏寒的,在川河畔结对成行,芦苇摇曳经年的风霜,与秋日焦灼的繁忙收获作别。日照渐短,天气愈凉,玉米秸在露水中软绵,苏醒的更加清醒,沉睡的已入梦境。月明,露冷,天空透澈,只需轻轻一捅,景东的冬日便明朗在眼前。美文︱冬季到景东来看花美文︱冬季到景东来看花

魏启勇  

 

在城中穿行,偶有人家茂盛的牛奶果树枝伸出围墙,葡萄树是早已蔫了,唯有这物自顾生长,灰绿叶片遮掩下,五六个灯笼形状的花一簇一簇地开,花细小,需要近了看。小小的灯笼上四个小花片,通体淡黄绿色,阳光下呈透亮的淡黄。无法确切的表述它的颜色,像张爱玲笔下面料的描述,来回地读,还是想像不出它到底是什么样。牛奶果树的院落,一股淡香充盈鼻息,不如桂花浓烈,却也清新自在。想起听人说过,景东人家,只要庭院有空地,必然要种一棵牛奶果树,不知其然。我却是要细细端详这花的,因为之前,我在意的,只是结得密匝的牛奶果和它酸甜的味道,全然没有顾及它的来处。在茂密的叶子间,没有人会在意一朵花的开与不开,这些事,只有蜜蜂知道。
美文︱冬季到景东来看花 罗汀  

立冬之后,寒意入体,夜深露重。山洼篱畔,牵牛花开得正合适宜,花色或淡紫,或枚红。正开的向着阳,有绒绒的花蒂包裹的骨朵,就算开过了头,喇叭形状的花瓣向内轻轻闭合,似乎熟睡一般。无牵绊,自如开。争奇斗艳无关牵牛,它绚烂地朝着太阳微笑,一天花期也足矣。日落时分,与心形的牵牛叶片守候汪曾祺的《人间草木》,品茗远眺,思绪疏离。美文︱冬季到景东来看花魏启勇  

哀牢无量地势陡峭,高低齐整不一的麦地是农人永远看不完的绿色时光。与麦子悄然成长着金黄的油菜,东一棵西一片,像是冬日墙角晒太阳的老人,无序悠然。麦子人为种下,油菜则不然,地角、坎边,甚至河岸湿润的沙滩,都是上好的住所。小朵小朵的黄花轻快绽放,数量多了,自成气势。油菜花可入坛成腌菜,菜籽可制作菜油,观赏食用两者兼得。深山的热闹在于花们相约开放,我以为,花与花之间是有言语共通的,油菜旁的豌豆花与蚕豆花素雅成另一道风景,素淡清秀。豌豆花多为白色,也有淡紫色外花叶内叶深紫花朵,花冠呈蝶状,开得如优雅的妇人,颔首内敛。这般的美是舍得,萎顿之后,花蕊处长出豆荚,随之完成使命。蚕豆花黑白相间,花蕊两侧小瓣上有椭圆黑点,细看像一双双楚楚动人的大眼,深情的清眸里,流露着平静和从容。他们属于静幽的深山,吮吸雨露,沐浴阳光,自由吐纳。他们清淡地芬芳在山野,清纯朴实。只为,你一转身就遇见。美文︱冬季到景东来看花

美文︱冬季到景东来看花

美文︱冬季到景东来看花朱家富  

 

寒冬腊月,密林间会突现一片嫣红,樱花一树一树地开,这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我一向固执于红花还需绿叶配,但樱花是不需要的,纯粹的粉,毫无吝啬之气,它点缀着一脉山峦,慰藉着寒冬每一颗孤寂的心。小时候,每每从山中折一枝回家,大人们便要责怪,后来知其原因。儿时是不懂是非黑白的,人为亦为。花开花谢,一树粉红,一地落英,也许人的情感远不如花们丰富饱满。美文︱冬季到景东来看花李茜  

喜欢冬天有许多理由,隆冬依然盛放的花朵是一种无法理清的情绪,纠结缠绵,回环婉转。很多年前的小镇,家家户户种植花草以作美化,镇上有一个女人,生得有些妖娆,育有四个子女,丈夫常年在外走街串巷做小生意,一年中只有过年才和家人团聚。有一年,丈夫从远方归来,带回一株玉兰树苗,叫女人种在墙角。年后,女人精心侍弄,玉兰渐渐长大,葱茏碧翠,女人甚为欢喜,年关近,玉兰树叶枯黄,女人的心如同树叶,落了一地。突有一日,早起的女人发现,光秃的玉兰树枝上冒出了许多毛绒绒的圆锥形小花苞。过了半月,绒衣内钻出紫色的花瓣,一棵毫无生机的树突然就有了希望。那些从未见过玉兰的街坊邻居围满庭院,当然,他们更为关心的是这树的来历,树的主人何时归来。这一年,丈夫没有如期回来。交通闭塞的年月,要找一个外出的人,如大海捞针。玉兰越长越高,大约有4、5米,男人却始终不曾露面。女人每年捡拾树下的玉兰花瓣,一瓣一瓣晾晒,储藏。无寄之寄,无托之托。等待一个人比养育四个孩子更为艰辛,有好多次,女人在玉兰树下拿着柴刀,久久,女人手中的刀缓缓落下,身躯随着落花颤动。一年又一年,玉兰树始终叶落尽而后开花,但这是常规而非奇迹。见到这个女人的时候,知道了这个故事,80多岁的女人,故事于她是一声叹息,于我,最好莫过于讲好这个故事。今日得见玉兰,其花芳香,高雅,孤绝,一朵朵站在树枝顶端,磅礴大气。一花一世界,一个女人是不是在这花的熏陶下成就了自己,升华了自己?花也无语。

美文︱冬季到景东来看花

三月雨  美文︱冬季到景东来看花
夏乡  

 

冬日的川河水明显消瘦,晨雾中草尖的冰凌洁白无暇,长廊里乐声低婉回转。物事、人事、花事,万物热闹着各自的热闹,白、黄、玫红、紫、粉、淡绿,种种颜色,哪一种都会在生命中开过。此花谢过彼花开,冬季依然漫长,花开却是不会间断。


 

上一篇:“一枝花”开农户笑
下一篇:有机会一定得去景东玩玩,风景美,还很好玩!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