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 县人大 县政府 县政协 联系我们 | 站务公告 | 进入旧站
书法美术
首页 > 文艺天地 > 书法美术 > 正文

劲美之书——评樊端然书法集​
2018-10-16 13:01:29   来源:蓝盾在线_阳光诚信在线_Www.Cx189.Net【景东彝族自治县教育局】   作者:   评论:0   点击:

我以为,书法、唐诗宋词和小说《红楼梦》,是中国文化史上的三绝。因此,我们在这里谈书法,就是谈中国的国粹。当然,不是任何人写出来的字

 

我以为,书法、唐诗宋词和小说《红楼梦》,是中国文化史上的三绝。因此,我们在这里谈书法,就是谈中国的国粹。当然,不是任何人写出来的字都是国粹,但是书法作为一种可持续发展的艺术,正像赵翼所说的“江山代有才人出”那样,历朝历代都出现过许多杰出的作品和杰出的人物。虽然现在对于书法,远远没有历史上、比如汉唐宋元及明清那样重视,还没有涌现出多少无愧于古人的书法作品和书法大家,但是在我看来,在当代书家中,也颇有一些是可以期待的,樊端然即为其中的一位。

如果把书法看作写字的话,那么它是任何一个中国人都可以、而且应当从事的活动。但是如果把写字上升为艺术,则从事书法创作就同从事其他艺术创作相似,必须以天资、勤奋、激情、创造力和健康为前提。这样一来,一多半没有天资的握笔者,首先就只是参与者了。有天资而不勤奋的艺术家(大约占到总数的四分之一),他们迟早也会停顿下来,或是转变成此项艺术的活动家、清谈家。凡是在书法这个领域里,经过一番历炼的人都知道,激情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没有激情则无以产生乐此不疲、欲罢不能的深爱。那么,大约占到总数八分之一的有天资而且勤奋,但是激情稍逊的跋涉者,也会在某一个时候,比如青春远去的年华,或是受到人世的挫折,或是失恋之后,丧失继续走下去的热情。剩下十六分之一的书法家中,不幸又有一多半的人会缺乏创造力。他们天资聪颖,笔耕不辍,又有激情,但是为智慧和眼界所限,他们的作品会临近某些大师的风格,却没有自己的面目。经过这样一半、一半地走失,中国数以万计的书法家中,剩下来的已经很少、很少了。但是剩下来的是一批将要坚持到底的人,他们肯定会有所成就,只是大小多寡的问题,而这一点,则取决于他们的健康。

 

 

包括樊端然在内的这些可以期待的书法家,他们已经攀登到书法艺术金字塔的高处,但是在他们前面,将是更加陡峭艰险的道路,每提升一步,都将付出智慧、辛劳,甚至生命的代价。一个时代,要出现一个书法大家,其难度可比在浩渺的夜空发现一颗新星。

从写作的角度说,我只是文学小路上的散步者;而从书法的角度说,我注定是第一批就会被淘汰下来的“参与者”,幸运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我认识了书法家樊端然先生,并从他那里获得了许多知识和恬淡的心境。他的作品和他的追求使我认识到,面对中国书法,哪怕仅仅作为一个爱好者,都是高尚的。

樊端然是中国云南书法方面的第一个学科教授,现在受聘于美国杨伯翰大学以及盐湖城学院,作为教授,专讲中国书法,旅美已经十年。端然的书法崇尚力度,作品中透露出浓郁的书卷气。他的字总体上给人以刚轫劲美的印象,让人联想到弓、弦和穿空而过的箭。他还好作擘窠大字,以展现他“大、重、拙”的美学理念。2010年底的一天夜晚,我在他昆明的寓所,也就是“云梦楼”,欣赏到他刚刚写好的“天地壮观”四个字,字写得磅礴豪迈,如大河奔流,每一个字皆大于三尺,几个人拉展开来,摆满了他到处是字的客厅。过了几天,这一幅长9米、宽2·8米的条幅,挂在某个书法展门外高大的廊柱上,使参观者眼界大开,啧啧称奇。端然的作品在国内外参加过多次展览,近十年来又每年在美国的一些城市举办个人书法展,他的艺术活动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受到国内外艺术界的瞩目。

端然为人低调,朴实无华,有隔于尘世,像是从另一个时空走来的谦谦君子。他家里没有什么奢华的摆设,多的是自己或他人的书法作品,其中有一组四条屏上写的是:无忧者寿,无欲者刚,无畏者勇,无心者诚。我认为这几句话,概括了他的人生理想和道德追求。沈鹏先生曾题赠他以“返朴归真”四字,而欧阳中石先生也题赠他以虞世南的两句诗:“居高声自远,不是籍秋风”;两位著名书法家所说的,是端然的字品,也是端然的人品。

 

 

端然已经在国外出版过《字髓》《端然书法作品》等著作,现在这一部由沈鹏先生题写书名的《樊端然书法集》,是他的又一部力作。

《樊端然书法集》虽然只收入了他的很少一部分作品,但是美学信息十分丰富。端然的美学理念,弥漫在他的全部作品之中,也常常形诸文字。他有一个条幅,写的是“高韵深情,坚质浩气”八个字,另有一个小跋,作为落款写在后面,曰:“书贵沉厚,姿媚是其小疵,轻佻是其大病。”我以为这幅作品的内容,大体概括了樊端然的美学追求。“高韵”就是高雅的韵味,就是他无数遍写过的“瀚逸神飞”,就是文人气,就是他所书写的“每事要求见大义,无文何以飞英声”这一副对联的含义。而笔端倾注人文情怀,比如说爱,比如说同情、悲悯,乃谓之“深情”。“坚质”讲的自然是力度。最后,我们可以把“浩气”理解为高山大海、清风朗月的感觉,理解为坚持操守和同样是他所写的“生能济世方称寿,活到无求即是仙”这两句话所展示的雍容气度。至于那个小跋,我以为可以径直看作是他的美学宣言。端然的这种美学理念,是在几十年的书法创作实践中,在观石摩帖的过程中逐渐形成的。他肯定观摩过许多碑石,而且他同康有为老先生一样,推崇魏碑和北碑,并且深受其影响。我很欣赏这个集子里的“开张天岸马,奇逸人中龙”这个条幅,它的力度、布局、节奏,以及由此而产生的韵律,都达到了较高的艺术境界。如果我们看过够多的碑刻的话,那么就会从中看出中国书法古老传统和经验对它的浸润。但是樊端然这幅字最显眼、最代表它美感的地方,不在于魏碑那样的方笔,而在它撇、捺、竖的收笔之处所呈现的沙笔,这种沙笔非常奇妙,就像石面上的、美丽而铿锵的天然皱折一样。这一笔的技巧让一般书法爱好者感到莫名奇妙,不可追寻。

书家都有这样的经验,即用魏碑那样的方笔,很难避免生硬和呆板。而樊端然以“这一笔”,创造出新的节奏和韵律,使整幅字变得生动起来。这无疑是樊端然的得意之笔。我并且认为这一幅字,堪称樊端然的代表作。

有一种说法很有道理,说是要看一个书法家的传承,顶好是看他的楷书。这个集子里,樊端然收入了他的三幅楷书:刘禹锡《陋室铭》、范仲淹《严先生祠堂记》、苏轼《赤壁赋》。虽然从这些一笔不苟的楷书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得到多位书法大师的意趣,但是从字的点画、结构,我们却又很容易地看出樊端然颜体的基本功底来。而且再仔细一点,我们还可以从三幅字中,进一步辨识出钱南园的“坚卓生动”和陈荣昌的“爽劲疏秀”。钱南园和陈荣昌都是云南人,书法界一般把钱南园看成是颜真卿书体的继承者,而把陈荣昌看成是钱南园书体的继承者,但是这种承袭不是一种简单的再现,比如在樊端然书写的《赤壁赋》这轴三米长卷中,我们所欣赏到的江上清风、山间明月那样的意境,它是通过刚韧劲美的笔意和疏朗灵动的行款布局创造出来的,具有樊端然独特的书法个性。

樊端然的书法个性,具有强烈的创新倾向,他笔下的汉字,不经意间就会呈现出常规之外的形态;字幅的行款布局、节奏韵律,也往往呈现自家匠心。尽管这种呈现会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尽管这种呈现,具体到某一点的得失上会言人人殊,但我相信欣赏者注重的只是美的事实。

书法家们常常把古人的格言和优美的诗歌,作为自己创作的素材,樊端然也有许多这样的作品,看看他如何书写《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这幅字,同时注入自己的新意,能说明很多问题。这首七言绝句是李白最富盛名的诗作之一,中国的文化人有许多能背诵它;诗歌描述诗人送友人远行,朋友的船在天际消失之后,留下一片苍茫空阔、怅然若失的意境。显然,端然在写“故人西辞黄鹤楼”这一句的时候,可能考虑到是送行的缘故,落笔有点迟重。而当写到“烟花三月下扬州”的前面四字时,笔触忽然变得轻灵起来,而且字迹变小、位置偏右,加上“烟”字引篆意入行草,使下半行字忽增秀丽优雅的趣味。

赵孟頫曾有诗句说“石如飞白木如篆”,这个篆书意味的“烟”字,的确让我们产生与树有关的联想,比如“杨柳依依”,比如“杂花生树”之类。在书法的后半部分,书家把“影”字放在一个比较宽的空间里,并且把此字的三撇写成由左向右飞来的三点,把“景”字的横画和竖画写得钢丝一般劲细,使人若见粼粼水波间如金针飞渡的阳光。整幅字的节奏,前面凝密,中间清朗疏放,而最后两字以几点浓墨作收束。这种令人舒适的韵律,恰当地营造出一种秀美、乐观和空灵的境界。这和诗歌字面的意味稍有不同,显然这是出于书法家独特的理解。这种理解,有时是深思熟虑的,有时则会是偶然的,甚至是在书写过程中、笔墨纵横的瞬间产生的。

中国书法是一种特殊的视觉艺术。它之不同于别的视觉艺术,重要之点在于,它既有意象(字句的含义),又有具象(字的点画、结构;字幅的行款、布白等),两者共营于一纸。一方面,我认为正是由于意象和具象高度的、内在的统一,实现了典雅的美感;另一方面,我又认为这意象和具象的两个面,是可以单独欣赏的。我甚至认为写得好的书法作品,即使不懂中文的外国鉴赏者,也可以从字的线条变化、行款、黑白布局,从整幅字的节奏、韵律等元素中,领略它的艺术趣味。比如我想外国人在欣赏端然书写的郑板桥《题竹》时,即可以从飞动的、频繁出锋的笔触组成的清疏画面中,领悟到疾风劲竹的意蕴。而在白居易《赋得古原草送别》一幅中,“离离”两字一出,顿显绵延无限生机,我觉得这种连笔造成的奇妙效果,他们也是可以感受到的。在王维《渭城曲》一幅中,“劝君更进一杯酒”的“劝”字,也可给陌生的观者以无限的联想。通常写得小而低的“力”字,在这里被夸大了,而且它的一撇,上齐左边的草头,而后猛然向左下出锋,直指“西出阳关”的“西”字,同时把“劝”字左右两边牵连在一起,不分彼此,这增加了整幅字的动感和亲和力。另外这幅字的线条很有力度,我觉得这种力度的美是具象的,不需要明白字义也可以玩味。书写这样的小诗,似乎不是端然书法创作中最重要的部分,但却闪烁着他智慧的灵光,我甚至认为这一部分作品的节奏和韵律,正在显现出“樊书”独具个性的风格。

对于樊端然,节奏和韵律不仅呈现在他的书法作品中,而且存在于他写字的过程中,看他写字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他落笔之前,总是稍有沉吟,而收笔十分果断,中间则潇洒随意,若吟得意之诗。他写字强调疾、涩二字,尤其强调速度。端然的一些书法观点与康有为老先生同,他的字中常出现开张的一撇一捺,这也与老先生类似。端然正当盛年,运笔如风,往往使这一撇一捺呈现出潇洒劲美之姿。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论中国书法之未来——书道归真论
下一篇:云南省教育厅实地调研剑川县民族教育实施情况